“你们看我的还礼动作还规范不?”

作者 | 辜莹莹、陈姗<\/p>

“吴老,咱们给您送来了一套戎衣,您看看和您当年穿的相同吗?”“八一”建军节降临之际,贵州省兴仁市人武部造访慰问了95岁参战老兵吴念孔,为他带去一套老戎衣和赤色书本。<\/p>

<\/p>

“你们看我的还礼动作还规范不?”吴老激动地接过老戎衣,刻不容缓穿在身上,情不自禁动身给咱们敬了个礼。“很规范!”得到咱们的必定,他快乐地笑了起来,紧接着又敬了好几次,他才满意地坐下来。<\/p>

<\/p>

“我<\/strong>们行军到武昌时,天早已黑尽了,旅馆也关门了,团长指令咱们不许打扰老百姓,就在街头两头人行道上以天为盖地为床……”<\/strong>有些回忆不会由于年月的消逝而抹去,反而如醇香的米酒,益发浓郁。<\/p>

<\/p>

多年的军旅日子,对吴老来说,便是一种印刻在血液中的回忆。在吴老家中,他与人武部官兵谈起了70多年前参加解放战争的往事,洪亮的声响,不时挥舞的手臂,将现场官兵一同带回了那充溢硝烟的年月。<\/p>

<\/p>

“回眸我这普通的终身,我就像一匹老马,把为公民服务当作包袱儿驮着走,驮多驮少,我总是想着要一向不停地驮着。”<\/strong>吴老欣喜地说,“现在党和政府对我关怀备至,让我安度晚年,我感到无比美好,我不能孤负党和国家的嘱托,不能孤负献身战友的期盼,我更要尽力为晚辈做出点样子来。”<\/p>

<\/p>

据了解,吴念孔1927年出生于安徽省滁州市。1949年新中国建立后,西南诸县仍未解放,在“进军大西南、解放全中国”的召唤下,他随中国公民解放军第二野战军军事政治大学第二团到贵州,1950年参加兴仁市(原兴仁县)城保卫战,同年参加贞丰剿匪作业。兴仁解放后,吴念孔一向在兴仁财务局作业,直到1985年离休。<\/p>

<\/p>

吴老曾荣获“解放西南纪念章”“成功勋绩荣誉章”。<\/strong>离休后,他积极响应党“老有所为”的召唤,编撰《兴仁县财务志》《年月峥嵘》等书本,被北京图书馆和北大图书馆保藏。2020年,新冠疫情迸发后,其时93岁高龄的吴念孔,又为自动请缨援鄂医疗队7人送去鼓舞金7000元,期望他们尽力为抗疫做奉献并安全归来。<\/p>

南部战区威望发布<\/p>